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y Sovereignty

自由的精神就是对自己是否正确不是很有把握的精神。——哈耶克

 
 
 

日志

 
 

游牧长城  

2017-03-14 16:0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天性中的一腔不曾泯灭的自由精魂,正在这里,在民间。那些侮辱人民的人,那些不了解人民而误认为他们愚钝的人,应该检讨自己,因为正是人民的长歌里蕴藏着对自由理想的渴求,因为正是他们遭受了最沉重的压迫和可怕的束缚,还有,正是他们忍受着蒙昧这个黑暗力量的迫害和歪曲。噢,人民。虽然这是一个被用得泛滥惯熟的词,虽然它已经被捧得很高,空洞得早已脱离了它的原配,你还是不难感到它本质的分量和朴素的含义,那就是:人民首先是人,最真实意义上的那类人,然后还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是官。
  一般地吹捧和空洞地歌颂人民,恰好是疏远人民所产生的行为。
  早就应该指出的是:在不同的时代和历史时期,人民是会生病的,人民会有缺陷和病创。既然我们承认一个时代可以发疯,人民怎么可能一尘不染呢?它不是蒸馏水,不是真空里的佛影,而是生存在大地上的人们。因此,不管人民从整体上怎样不朽,不管他们当中蕴藏着怎样深厚的、丰富的进步愿望和美好要求,他们仍然具有蒙昧、狭隘、需要教育和引导的一面。这正是有勇气的思想家必须正视的现实。一切对人民的病态回避、粉饰、甚至当作鲜花来歌唱的态度,总是别有用心。
  你理解他们吗?
  你除了爱自己之外也爱那些、或者更爱那些表面上看起来暗淡的人们吗?
  你能够把他们隐秘的眼神和深藏的愿望看作是使自己的生存无法安宁的唯一的良知吗?
  如果爱他们,你的心灵有足够的幅员吗?一个人的贪心可以随便装下成吨的金钱,一个人的野心可以轻易地吞进整个国家,但是一个人的爱心呢?往往连别人的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
  造物主啊,你就用这样嘲弄的方式创造出了人心的滑稽,大可包天,间不容发。在这一点上,你又拿人开了一个绝妙的玩笑!但是同时,你却让一些人的心变得非常坚强,具有比生命更长久的忍耐力和爆发力。在这一点,你表现了高度的敬意和严肃。
  你看,唱信天游的人。
  你看见他们头顶上白羊肚毛巾的扎法了吗?那是一种沿袭的风俗,但是这种风俗里隐藏着一个历史传递下来的密约,一个默契。这个风俗在成为风俗之前,应该是一种标志,甚至是暗号。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它的秘密的含义,感到警觉的意味,那雪白耀亮的、英气勃勃的、像两根粗牛角突凸在前额上的羊肚子毛巾里,扎着“造反”这两个字在一支被融汇了的异族人心血里悠久的心理情结。
  你看见他们是怎样熬度并期待着生活的吗?这些被长城关在外面的人们,这些被迫生存在山巅的人,凿山为密,辟坡成田,即便久已改变为定居的农业生存方式,但依然保留着一些异样。他们不造屋而箍窑,他们还是喜欢在山巅上牧放几只山羊,他们的语言口音里有着明显的非母语的生硬感,他们的信天游具有鲜明的游牧民族长调的神韵……而且,你看他们的脸,他们的身材,与兵马俑的扁平和矮短是何等的异样呵!“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为什么这么有名?隆起的鼻梁和眉棱上,写着的是异族的血统之美!正是因为这一点,这些人默默地忍受贫困,却总是立在崖顶上遥望天下,望什么?望烽烟,等战尘升起,期待天生的起义者生命中的辉煌时刻呢!
  从赫连勃勃的“铁弗”骑兵,到西夏的著名轻骑“铁鹞子”军团;从“头戴毡相,身着青布窄袖筋衣,肩披斗篷,骑一匹乌驳马”的闯王李自成,到“他带着队伍上了横山,一心要共产”的刘志丹;陕北,你平时艰苦容忍,但是临危却一反常态,在历史的转折关头你何等的英气勃勃啊!
  唱信天游……
  用心灵去唱,让灵魂飘浮在这震荡高山大河的伟大长歌之上,你会触摸到一种深邃,领会到一种认同,觉悟到那个古老的岁月翅羽下潜藏的蓬勃而又有些毛茸茸的鲜活生命……绵延不绝着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